本文作者:物华草木

过度紧张(过度紧张的大人)

物华草木 1个月前 ( 04-16 ) 3204 抢沙发
过度紧张(过度紧张的大人)摘要: “21部动画片,共梳理出1465个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的问题点。”初看数据,我多少有点诧异,心想到底什么动画如此暗黑暴力,结果戳进名单一看——就……这……?《熊出没》、《小猪佩奇》...

21部动画片,共梳理出1465个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的问题点。”初看数据,我多少有点诧异,心想到底什么动画如此暗黑暴力,结果戳进名单一看——

就……这……?

《熊出没》、《小猪佩奇》、《迪迦奥特曼》?两只傻熊、几只哼唧粉红猪、一个到处找光的咸蛋超人?

实际上,这张表格来自江苏省前段时间的一次问卷调查。调查结果显示,80.7%的家长投票认为市面上动画片的放映尺度需要进一步收紧。

上了家长票选黑榜的21部动画中,类似《小猪佩奇》这样主打轻喜简单剧情的动画片赫然位于备受指责的前几名,即,被认为存在大量“问题”镜头。

可“问题”具体是什么呢?答案却是五花八门,乃至匪夷所思的:

可以是光头强拿电锯砍树的「镜头」太过暴力;也可能是「剧情」层面出了问题,比如有家长为了不让孩子看奥特曼,执意告诉孩子“奥特曼是个使蛮力的蠢家伙,面对怪兽只会以暴制暴…...”;(家长发言,不代表笔者观点)

亦或是某些场景有被小孩子「跟风模仿」的风险,“小猪佩奇在动画片里踩了泥坑,许多孩子会模仿跳跃,不知弄脏了多少衣服鞋子。而且如果碰到深坑的话,实在太危险。”;

也可能仅仅是某种「声音」——“我家小孩老跟着动画片学猪叫”……

????

看到如此问题,只能说,莎翁诚不欺我,大概一千个人心中,也确实有一千个小猪佩奇。更何况,家长对动画的反感,可能是由来已久的。

在一篇名为《它被举报下架后,我真的慌了》的推文中,作者粗略统计了近些年因家长举报而停播动画片:

2006年,风头正盛的热血武侠动画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惨遭禁播下架,豆瓣评分直接跌破4分。

在此之前,这部由余华担任文学顾问,韩美林担任美术指导的动画,因为情节紧凑、世界观恢弘,收获了颇高的收视率。

根据AC尼尔森收视率监测数据显示:“全国共有1.5亿少年儿童收看了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,平均收视率超过了同时期播出的《超级女声》,首度并远超国外动画片。”

被家长举报投诉后,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一度停播,人气急转直下,逐渐淹没在日新月异的信息洪流中。

循着一封名为《我愤怒,我控诉,为了孩子,中央电视台你不能这样》的举报信,我们大致可猜出它销声匿迹的端倪。信中这位家长写道:

“《虹猫蓝兔七侠传》里有大量血腥厮杀场面”,“人物语言给给孩子造成负面影响,诸如“去死吧”、“我要杀了你”等等台词粗俗不堪”。就连播出平台也被指责为“就是堕落,就是无耻!”。

信的末尾,这位家长十分“恳切”地要求电视台乖乖听好:“以后再播动画片,你们给我老老实实地审查,把那些垃圾、血腥、粗口统统给我删除!给我的孩子一个纯净天空!

其颐指气使之状,理直气壮之态,令人咋舌。

类似的理由。2013年,动画片《熊出没》被家长投诉禁播,原因是片中出现“见鬼”、“臭狗熊”、“笨蛋”等脏话。

同年,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因“连云港烤火事件”——有孩子模仿灰太狼“烤羊肉”情节导致大面积烧伤——被限制播出五年。

《神厨小福贵》因“含有负能量”,被家长举报停播;《中华小子》因“有幽灵鬼怪形象”,被家长举报停播;

再到最近的一次,2020年,《梦菲少女2》因“角色染发,着装花哨”被家长投诉为“价值导向有问题”,被电视台停播。

上面这些仅仅是近几年遭举报停播的部分动画。而它们被投诉的理由看似毫无关联,但归根结底都直指同一“原罪”——

教坏小孩子

但怎么个教坏法?

从那些理由不难看出,有些家长似乎患了鲁迅笔下“一见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胳膊”的过分联想症

一见到电锯砍树,立刻想到这电锯能砍人;一见到五颜六色的头发,就立刻想到不良少年,想到辍学;再看一眼武侠动画里的打斗情节、互放狠话,完了完了,我家孩子明天就要去黑社会当混混了。

就是这么教坏的!

照有些家长的逻辑,孙悟空天天自称为“你孙爷爷”,满口要杀要刮要下地狱的粗鄙之语,《西游记》该禁;哪吒抽龙筋,喷火玩火,甚至拔剑自刎,《哪吒闹海》该禁

精卫不听父母之言,一意孤行,《精卫填海》该禁;《白雪公主》里又是砍脚后跟,又是吃毒苹果,这种动画怎能被孩子看到呢?该禁!……

没错!武侠片不能打斗,狼不该妄图吃羊烤羊,佩奇不该像个孩子似的嬉闹;动画人物的头发不该斑斓,对话务必谦恭和善,内容不能有一星半点儿的负能量,即便对待怪兽也不能以暴制暴,要动之以情,要温柔相劝……

以此标准做出的动画,它还叫动画么?倒更像是一种洗脑的工具。

诚然,小朋友没有分辨能力,喜欢模仿,家长对孩子的担心并无过错。但,这该成为大人们“过分紧张”,以至“过度苛责”的理由吗?

就拿被举报的“角色染发”来说,我是打死都不会想到,动画—— 一个常常与超现实、想象力、奇幻…等词语相关联的影视类别;一个动物是武侠宗师,人可以召唤精灵,口袋能掏出飞船之所在——某一天,会因几个女孩跳脱的发色被举报停播。

关键是,倘若这位举报的家长提前做个采访,去问问看这部动画片的孩子看到了什么,极大概率是不会得到“我喜欢那染成五彩斑斓的头发”之类的答案。

说到底,能关注到头发是染了颜色的,只有大人们罢了。小孩子看到的,或许只有故事,那无非是几个女孩一步步实现梦想。发色、着装也许同样会给小朋友留下印象,但我敢妄言,绝不处于回忆的正中心。

那些过度紧张的大人如果回忆童年,能想到的难道只是动画中欺瞒、狡诈、粗鄙、恶意的“负能量”么?假如真是这样,那的确该禁,该彻头彻尾地禁。

但实际上呢?相信绝大多数人回忆起的是勇气,是坚韧不屈,是无论如何都要保留在心中的爱和善意。而这是动画留给我们最宝贵的东西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在我们珍视的很多动画中,也的确存在犯罪、狡诈、暴力、沮丧。很多被我们调侃为“童年阴影”的场景,即来源于此。

但最终,这些动画中作恶之人受到惩罚,沮丧绝望之处又生出希望,难道就不是一种正确的教育么?哪怕动画的最大意义并不在于教育一个人成为一个正确的人。

在探讨为什么小孩会模仿动画片中的危险行为时,有家长过多地将矛头对准动画,却更少地审视自己。

“孩子还小”,“他还是个孩子”,类似的理由层出不穷。可有些事情,但凡家长稍微引导,都不至于酿成大错。

中国城市亲子陪伴调查的一项数据显示:三分之二的儿童与手机、iPad为伴,73.13%的父母会因为工作原因取消与孩子的约定,仅五分之一的父母重视与孩子的情感沟通。

一个孩子会将刀、火、绳索用在其他人或任何其他生命体上,是不是也暗示了他在观看动画时,大人连最基本的引导都没有给出?是不是他从来没了解过刀、火的危险,更不知道要尊重生命?

江苏省前不久的那场调研问卷给出了一个颇为有趣的数据:

在“什么情况下会允许孩子看动画片?”这个问题下,超过一半的家长选了“自己有其他事顾不过来孩子、课余闲暇的奖励”;约45.6%的家长选了“孩子吵闹时,为分散注意力”。

而在“是否会留意动画里面人物的用语、动作”这个问题下,43.9%的家长勾选了“有时会”,36.8%的家长勾选了“基本不会”。

也就是说,很多将孩子放心地扔给动画的家长,转身就投了“收紧动画尺度”的赞成票。

而在将一些动画打入冷宫前,他们极大可能甚至连一集完整剧情都没看过。仅凭着自己偶然一瞥,便妄下了判断。

那该如何保证动画不会教坏小朋友呢?

答案显而易见,干脆“一刀切“吧——

不分动画的适合年龄,不分动画的核心内容,简单粗暴地以最严格的灭菌手段进行净化,以期应营造出一种无菌的环境。

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阻隔一切所谓的负能量、不宜镜头,屏蔽那些所谓坏的、丑的、恶的,反倒是一种最偷懒、最简单,但却最无效的解决方法。无非是创造了一个美丽伪世界,就像服下了《黑客帝国》里那颗象征虚拟乌托邦的蓝色药丸。

可无论如何,那个小孩都会面对真实的世界。而那时他会发现,这世界远比想像中朦胧。

参考文献:

影探-《它被举报下架后,我真的慌了》

观复导向

图片:部分来源网络

编辑:观复歪歪子

监制:观复文化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物华草木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uhuacaomu.com/bszs/11609.html 发布于 1个月前 ( 04-16 )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物华草木

分享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
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3204人围观)参与讨论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