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文作者:物华草木

一到做的时候就软了(该软的时候软不下去)

物华草木 6个月前 ( 04-16 ) 2690
一到做的时候就软了(该软的时候软不下去)摘要: 我常常听见一些很好的朋友以这样的一句话总结评价我,你就是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,该软的时候软不下去。听完他们的教诲,我的大脑就不由自主的产生如下问题:为什么我会是这种人,为什么别人都懂...

我常常听见一些很好的朋友以这样的一句话总结评价我,你就是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,该软的时候软不下去。

听完他们的教诲,我的大脑就不由自主的产生如下问题:

为什么我会是这种人,为什么别人都懂而我不懂,到底什么时候才该硬,什么时候该服软,才配得上大众智慧呢。

这个问题,一直困扰我好几年,我这资质真的很让我着急,幸好,最近想明白了。

这句话说的意思,就应该是审时度势的果断,根据自身条件,不纠结,当机立断。

资历见识有限,这也是目前,我能想到的最佳解释了。

其实,我是一个被“格局”二字困扰多年的一根筋。

总是会忍让来自各方各面有意无意的挑衅和打压,每当面对这些不愉快,总会以格局二字来抬高那颗快被压扁的自尊心。

总是会藐视周围的人和事,劝慰自己,他们还只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,没有必要一般见识。

万万没想到,只要平时大家习惯了你是一个无所谓的人,各种唇枪舌剑就会拿你来练手,各类肆意践踏尊严的手段就会纷沓而至。

人的忍耐总有一个极限值,更何况那种没有过硬的认知高度和经验积累,刻意强装的假清高,这种极限值不会有多大,甚至,擦枪便会走火,恶行在瞬间便会爆发。

很显然,我的每次爆发,都踢在了“钢板”上,所以,我比别人吃了更多的亏,每一次吃亏,都足以让我脱层皮。

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有很多,我就简单描述最近的一次吃亏经历。那就是,我把积压已久的气,发泄在了我的顶头上司身上。

这事,让我失去了很多,从此无论怎么努力干工作,我在高层心中,在其他部门人的眼里,就是一个什么事干不了的废物,还是一个心机很重的阴险小人,至今向上空间实现全堵塞,左右两边发展布满荆棘。

事情是这样的,顶头上司和一位同事因为工作琐事和“堂口之争”有了矛盾,两人势同水火,其他人自然而然的就离的远。

而我觉得事不关己,没必要躲哪里去,该干嘛就干嘛,平时我干完工作就会闲散一些,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加之,我和任何同事交流都不避讳任何规矩,都可以做到畅所欲言,自然也就没有避讳和这位同事的交往。

心想,他们闹是他们的事,我不掺和,也不论断他们之间的是非,至于别人怎么想,无所谓!

就是因为一个无所谓,就被顶头上司盯上了,他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找我的碴,别人可以经常性犯的错,落在我身上坚决不行,恶心的时候,还得扣钱。

本来,上司的那些小动作,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伎俩,可就是平时积压来自各个层面的压力挑衅较多,终于,触碰了心态临界点,瞬间爆发。

于是,我见人就骂这个顶头上司是小人,是杂碎。当面也经常和他抬杠,渐渐的身边的同事,一个一个的疏远我,有的甚至和领导一起来打压我。

一下子,那些平时还称得上“朋友”的同事,纷纷倒戈相向。

幸好,我也不是经历一次两次这种全世界反目,自然能做到心里有底,不会让自己走上绝路。

该干的工作,我一样去干,而且还更认真,因为我非常清楚的认识到,我一旦自暴自弃,更加可能会坠入深渊。

不过接下来的日子,他拿我另一个同事没办法以后,直接全身心投入收拾我,各种刁难,各种排挤,各种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事,全都施展在我身上。

而我的还击,仍旧是逢人必骂他,有多难听就骂多难听。别的手段,我全然不会。斗争一直继续,抬杠和谩骂成为我唯一发泄手段。

上司见我没有后援势力的介入,也没有其他精致的办法与其抗衡,断定我就是可以肆无忌惮任意践踏的人群,手段越来越明目张胆,越来越不留余地。

经过一年多的明里暗里打压,让我心理走向了极端,甚至,我已经萌发了要杀他全家的想法。

于是,开始联系起许久不联系的社会闲散人员,在单位电脑找到上司的住址。用了一两个月摸清楚他上班下班的生活路线。

这时的我,有了一种过街老鼠的感觉,每日的强颜欢笑下,隐藏着无限的恨意。

单位的很多人都开始疏远我了,背后议论我的更是不计其数,十几年建立起来的高情商瞬间荡然无存。

不过这些,我不是很在乎了,同事之间的感情不就是那么回事,他们可以一下是你好朋友,转过身就是那个为你掘墓的有为青年。

我想我当时仅剩的理智,就只有请人办事,应该准备好要先期交换的筹码。

我要请的这个闲散人员,他的弟弟正好那个时段惹事,让我去帮忙,我也利用了一些关系,很快帮他摆平了。

当他知道弟弟没事后,他约我一起陪他接他弟弟出来,当时我老婆也跟着去了。

一见面他就给了他弟弟两巴掌,拉着他弟弟的衣领就来到事主面前道歉。

当时我都惊呆了,这个大哥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窝囊?

在我的记忆里,弄他弟弟的这个事主不出意外的话,最近几天肯定会因得罪他弟弟而断手断脚,怎么会是这种结局呢?

这时,我老婆说,你看看人家变化有多大,你和你上司那点鸡毛事,赶紧去装孙子解决吧,其实我老婆根本不知道我已经起了杀心。

回到家,我老婆对我说,大家都长大了,那些鸡毛蒜皮的事,不就是伤点自尊,受点侮辱吗,自尊心值几个钱?这次去上班,主动示好,你要真把你上司摆平,我才觉得你才有真本事。

想着那个闲散人员的变化,想着老婆的话,更有可能想着,害怕买凶杀人所产生的后果。于是,我给自己受伤的心妥协了。

这事发生的第二天早上,我来到单位,鼓足了十二分勇气,主动向上司示好,我以为迎来的可能将是又一次大谈党性或不冷不热。

可让我没想到的,上司好像跟没事人一样,在我面前装起了若无其事的样子,其实我知道他恨我玩我侮辱我也是费尽了心思。

硬着头皮,我找上司聊了好多工作闲暇时间,直至,到了大家都有畅谈人生的意境。

从小到大,吃的亏太多,也导致我从来不相信任何人,虽然现在关系还过得去,表面上是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,但我仍然做好他随时报复我的思想准备。

关系缓和后,有一次,和上司畅谈人生,他也是同样评价我该硬的时候不硬,该软的时候软不下来。

说实在的,我可能改不了啦,骨子里面就没有关注和关心任何搞人的手段,现在这把年纪再去研究,很害怕遭报应。

硬了如何,软又如何,有的事有的人,讨厌了就自动屏蔽,高兴了就问个你好。时刻告诫自己,做个好人虽然很痛苦,这这种痛苦一定是安全稳定的重要保障。